轉變的開始?

 

【2014/12/25】

聖誕節+行憲紀念日快樂。

 

這段日子,雖然在日記裡寫了這麼多心裡的話,

但到頭來也沒有說出來讓對方知道...

 

會不會永遠就這樣下去呢?

 

不免這樣憂傷地想著。

 

還記得朋友在2013年給我下的印象是:『很喜歡__也很喜歡___。』

老實說、當時我很高興能有人發現。

想著:我終於稍微學會表達自己的心情了吧?

 

 

今年就快結束了,

明年又會怎麼樣呢?

 

 

【2014/12/24】

其實還滿想趁記憶還殘存時,寫下一些片段的感受。

不過仔細想想還是覺得有點羞恥吧,

要從心裡寫出來什麼的。

 

值得一提的大概是

在『一般回憶』中,我能記住的頂多是當下發生了怎麼樣的事件

但是在『這段回憶』中,我卻能記住非常多自己當下的感受,甚至還能記得對方當下給我的感覺,甚至情緒

 

這種『覺察情緒』的能力似乎也不是對每個人都是如此,

一直去感受他人的情緒還滿疲勞的。

 

或許是當下為了更能理解對方的想法,所以對於『情緒』和『感官』上的觀察更加細膩吧。(合理解釋)

僅限於面對面交流的時候。

網路交流總是難以正確感受情緒。

 

自從上週將積存多年的結解開後,

真的有放下心的感覺,

不再拿過去的事情折磨自己了。

突破了這段癥結點後,

或許之後也會慢慢豁然開朗。

 

我還需要一點時間調適。

 

最近手感和動力都不太足夠,

玩點遊戲、看點書或是做其他事情打發時間也好。

 

【2014/12/23】 

每次和老師說話總會有內心充滿希望的感覺,

那種感覺還滿好的。

 

看了老師給我的分析後,

感覺受到了一些鼓舞。

 

老師覺得或許我所經歷的一切在未來能扶持他人。

不過他也覺得我還是有許多內在的深層問題需要長時間去努力克服,

像是自我認同感不足、內疚罪惡感沉重、為了遷就他人而自我犧牲等等。

 

今天也有種該試著『放下』的頓悟,

當我能夠坦然說出祝福的那時候,

就真的沒問題了吧...?

 

【2014/12/22】 

又做了很鮮明的夢了。

老師說試著去思考看看夢境想要傳達的意思。

 

夢裡只有我,

就像平常睡前一樣趴在床上,

而我手上翻著不是我的塗鴉畫本。

每一篇漫畫我都來回看了好多次,

漫畫裡的角色也還依稀記得。

 

最後我翻到了一篇讓我印象最深的漫畫。

 

清醒後仔細想了想,

那篇漫畫想要傳達的只是一句很簡單的話吧。

 

【2014/12/20】 

今天和那位好友碰面,因為之後他又要回日本工作了,希望在離開前久別重逢。

本來還隱隱擔心他會不會在意過去的事情,所以沒有主動提起,未料他竟開口詢問了,於是我們開始聊起了兩三年前的那段日子。

也趁著這個機會把一些積存在心裡,但過去因分離而沒有說出來的話告訴對方。

說著說著眼淚竟然不爭氣地落下。

連自己也嚇了一跳。

 

或許是因為終於能夠好好把這些年擱在心中的話傳達出去、終於可以面對面跟對方訴說我內心的愧疚與歉意,

也或許是因為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就好像當時的他一樣。

 

之後我們開始聊著彼此。

 

他說:

『與其說你是太天真,不如說你主觀地認為是對對方好,但其實沒有真正客觀地為對方著想吧。』

『因為在意才會生氣、因為在乎才會傷心,多給彼此一點時間吧?』

『經過這些年,我才發覺那段時光這麼值得我懷念就是因為有你和你的創作。這個圈子裡畫圖的人很多,但是最放不下的就是你。』

『我真的很喜歡你的創作,所以要對自己有自信一點啊。』

 

像是這樣令人安慰的話,傳達到我的心裡。

 

明明當初受傷最深的應該是他,但今天哭得最慘的卻是我。

 

【2014/12/19】

長久以來一直習慣壓抑住內心的情緒,

『負面的情緒不說出來就沒事了,就假裝和往常一樣吧。』

像是這樣不健康的處理方式。

 

每天寫日記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...

試著把想表達的東西描寫出來,

也有助於思考吧。

 

偶爾還是會陷入黑暗的泥沼中,

在泥濘中掙扎累了就會有『想乾脆地消失』的念頭。

 

不過、總覺得還有很多人在等我。

只得默默地振作起來支撐下去。

 

 

【2014/12/17】

就算曾經他存在的地方消失了,

我也可以在我的心裡找到他。

『孩子能有愛他的人,他就會一直存在你的心中。』

 

 

最近又跟一位過去很要好的好友搭上線,深深覺得命運的安排真的很奇妙。

在我今年最慘的日子裡遇到奇蹟般的人,不免讓人對人生懷抱一點希望。

也許過段日子,難以解決的困境也會迎刃而解也說不定。

雖然這段緣份會讓人想起好多年前一些如灰塵般的回憶,

但是

我已經不想再失去第二次了。

 

【2014/12/16】

昨天和老師聊天,感覺自己有慢慢地好轉,

儘管還是有往死胡同鑽的時候。

 

發現許多和自己相同處境的人,有一股小小的安心感。

大家都希望能盡快解決自身遭遇的煩惱,

偏偏人生就是事事難料難以掌握。

 

有的時候起床會覺得胸口隱隱作痛,

彷彿在那一天留下了一道真實的、很深刻的傷痕,

偶爾會發疼難受。

 

今天而後的我願意相信在傷人的背後肯定有著自己的理由,

或許是為了保護自己,或許是為了什麼我沒想到的原因。

對方肯定也忍受過很多痛苦和傷心的回憶吧?

就像我一樣。

 

只要想到這一點,

就覺得沒什麼好埋怨的了。

 

我也相信自己『堅持不傷害他人』的原則是對的,

就算自己再痛苦、再傷心,

也不能讓重要的人覺得難過。

這大概是現在的我唯一能做到的了。

 

認清事實,

認清他人不屬於任何人,

認清付出不求回報,

認清自己不輸給人的價值。

 

唯有先肯定自己,才有自信能在你面前抬起頭。 

 

【2014/12/11】

最近稍微想通了,

因為我看到有點類似的事件,突然覺得:『.....原來這種感覺還滿難受的。』

 

我自認為是做好事,但沒考量到對方的感受,

自己確實有需要道歉的地方。

這種感覺跟:『全部都是我的錯,我很自責』不太一樣....

釐清責任歸屬跟單方面責怪自己是不一樣的。

 

為什麼會突然有這樣的體悟?

因為某位交情頗久的朋友的緣故。

有時候他的行為會讓我有被冷落的感覺,

比如他熱情地去找某繪師A或是某繪師B搭訕時,

我會覺得是不是因為他們比我優秀的緣故。

 

我可以體諒他,

可能是因為我對他比較看得開,

再加上我跟他認識很久了。

他的內心存在自卑,

所以他才會有這種行為,

希望能有人肯定他,

我也是。

 

但當下那種被忽視的感覺...真的不太好。

 

 

 

或許、無意識的傷害比有意識的更傷人。

 

能理解,就是走出來的第一步。

理解,最後諒解。

 

【2014/12/13】

閉上眼睛的時候,

會想起片段的回憶,深刻地懷念那種開心與喜悅。

 

當時候的我總是想著『想作一輩子的朋友』。

能讓我有這種想法的人,

至今只有兩個人。

 

而我肯定也沒想到今天會用這種方式回憶。

 

忍不住地想念。

 

【2014/12/14】

老師建議我每天寫三個自己的優點,

先以這個開頭吧。

1.處事周詳,作為領導時會顧全許多小細節。

2.善體人意,敏銳地察覺他人的變化,設身處地著想。

3.喜歡照顧他人。

有點難想Orz

 

畫圖畫到對自己有點生氣,

果然還是有許多需要努力的地方。

 

有的時候...會忍不住覺得,

是不是有什麼想要傳達給我呢?

但也很害怕這種直覺只是我個人主觀的感受,

只能告訴自己別想太多了。

 

儘管會透過很多暗示表現自己的在乎。

像是取名、個性、或是林林總總的喜好。

 

如果能夠坦率地說出來就好了。

 

......一想到上回很不好的經驗就退縮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紅/Red 的頭像
紅/Red

調色盤

紅/Re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