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

我們同樣受了傷 也經歷了風浪
翻越困難和阻擋 為什麼還偽裝
我們同樣受了傷 也迷失了方向
在崎嶇的路上 跌跌撞撞還是堅強
如果失去了希望 我一定會陪在你身旁

-

讓我靜靜陪在你身旁。

直到你發現自己從未被遺忘。

 

【2015/1/18】

週五為了見老師跑到一間幼兒園去,

似乎是繪圖專門安親班,是我十分喜愛的環境(僅管牆壁上全都是亂糟糟的塗鴉)。還遇上了同年齡的安親老師,感覺特別有緣。

-

老師特別叮嚀,不要妄自因惻隱之心而過度干涉他人,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得自己度過。

唯一能做的,僅僅是用自身所學去引導、陪伴。

-

以前我不懂這個道理,總希望能“拼全力”幫助別人。

現在我能體會了。

如何做“正面的陪伴者”是我要好好學習的。

-

怎麼可能不困擾呢?

 

【2015/1/19】

終於自覺沉溺於遊戲中的自己太廢,

想要來畫畫圖(可是太冷真的很難動)。

 

先設定一個目標,

像是先完成社團名片和旅遊雜誌。

 

...該去找參考資料了T_T

 

【2015/1/20】

H

名為復健,實為糟糕行徑。((各種意味上

★★★

好喜歡蛋黃哥,

全家出的產品快逼死我了...!!!T_T((買買買

★★★

0119

『不管是悲傷苦澀的夢,或是美好甜蜜的夢,都讓我嚐看看吧...。』by夏貘

-

想畫得再幼一點。

看似受的外表,實有腹黑屬性,應該可以讓他成為了不起的攻吧(?)

 

【2015/1/20】

DSC_0706

久了以後,再次確認自己其實不太在乎"成不成名"這件事情。

單純地喜歡"熱鬧"吧,喜歡"人多"聚在一起聊天玩鬧的感覺。

 

不想為了"陌生人"出本或是畫圖。

反倒是朋友請託,或是為了朋友而創作比較能提起興致。

當然、為了自己而畫也是一樣的。

-

思念,也有結束的一天?

不過我希望在那天來臨之前,能盡量把心裡想留下的情緒都寫出來。

也許將來有一天,我還找得到地方想念。

-

有幾個該坦誠的事情也紀錄一下吧,

既然沒機會說,就寫在日記裡。

當作我已經說出口O<<

 

★一起看電影那次其實已經是二刷了,前次是跟姐姐。

因為無論如何都想一起看,所以才當作第一次看。(感想是:看第二次依然很感動)

★當時突然玩起手工藝,其實是為了製作生日禮物。

九月的時候就請託朋友傳授技藝,雖然........學了兩個月,卻也還學不到真正的製作品味。

結果因為不太滿意而沒有送出去,以其他禮物代替了。

販售只是個被推坑的意外。

★參與某企劃認識了一位了不起的無名繪師,

有一天她跑來跟我說『其實我參加這個企劃的原因就是因為OOO這個孩子唷!』

我聽了以後趕緊澄清,告訴她其實她要找的人不是我。

她說『我知道,但是因為我很害羞,所以不好意思跟本人講,我一直都默默地潛水觀看。不過我認識你,希望有機會你可以幫我轉達。』

 

這件事情後,我才深刻體會原來畫圖真的可以影響別人,也覺得OO果然很了不起呢。

之後就發生了許多事,

最後當然也是沒有機會再講了。

★大概是14年春天時的事吧,他跟我說喜歡那個總是悶騷令人心疼的孩子;他家的孩子也是,很喜歡他。

我笑著謝謝他還有他正派卻令人憐惜的孩子,然後抱歉地婉拒。

因為不管是我還是這個孩子,都已經有了最喜歡的人了。

他打哈哈地笑道:『是呢、還有人在等著他。』

 

那個時候,我忽然覺得眼前的人或許也跟我一樣,

一直在等待心中期盼的人。

 

(TBC)

 

【2015/1/28】

如果要前進,就必須時時反省如何改進,不再重蹈覆轍。

所以今天試著挖出內在的核心。

-

我常常問自己為什麼回不到當初遇見你時的自己?那麼無所牽掛、無所顧慮。

 

從什麼時候開始改變了?並且『為了什麼』改變?

 

後來我明白了,

答案就在疑問裡。

正因為有了『牽掛』所以容易將你無心的言行舉止往心裡放。

正因為有了『顧慮』所以更加戒慎恐懼自己的所作所為。

 

愈來愈多難以坦白的話語,愈來愈多難以言狀的秘密。

『表達出自己內心的想法會毀壞珍貴的情誼』───這樣的想法改變了我,

實際上、我的"恐懼"反倒一點一滴摧殘這段原本單純又輕鬆的關係。

 

愈是害怕、愈是在乎,愈無法自由自在地在你面前『成為我自己』。

-

曾經有人在事前提醒我要多注意。

但當時的我不以為意,因為我深深相信沒什麼人可以影響我們的感情。

直到"事實"出現在眼前時,

我才發覺自己多麼天真。

儘管我也在乎這個朋友,但我也同時體會到我倆之間莫大的實力差距。

就算我再怎麼努力,也不可能短時間像他一樣的。

 

該如何自處?該如何並駕齊驅?

那天你的驟然離席,

心中的直覺便響起了警訊,更加深了我內心的不安,

只是不曉得這個不安是來自於『比起我更重於他』或是『希望我能遠離』。

 

太多的疑問與困惑,

同時正視著弱小的自己......

我想、就是這個時候開始,我改變了。

『消極地不再想要成為這樣的自己』。

 

而後、漸漸刻意地與這些新朋友保持距離。

-

綜合以上諸多因素,

『害怕當你看穿我的脆弱、無力和真心時,會被唾棄』,

就是我不斷隱藏自己,不再直率地表達自己的核心原因。

-

矛盾的是,

儘管擔憂恐懼,

我仍用盡各式各樣的方法試著想讓你知道我在想什麼,期盼著十次裡能有一次被理解。

『傷心難過只是一時的,快點看看這個,然後開心起來吧!』

『今天的我也比昨天的我進步吧?』

『如果覺得我哪裡不好就直接告訴我吧?不要什麼都不說又對我冷漠。』

『...擱在心裡的事情不想說出來也沒關係,但至少也要讓你知道還有人支持你。』

『別擔心,無論如何還有我在。』

-

邊寫著日記邊默默地難過了起來。

或許、是覺得自己很傻吧。

創作者介紹

調色盤

紅/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