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自創─艾安,逼ㄟ囉、從R15進階到R18囉,不才文筆的極限啦、慎慎慎慎慎慎,現在按右上角的X八成來不及了~感謝捐贈50塊餐費的各位(跪地合掌)〉

上篇R15有、下篇R18有。
未成年請勿觀看。

 

「唔嗯……!」漂亮的眉宇因吃痛而皺眉,全身本能的緊繃,緊緊夾住探入體內的異物。

儘管艾德華藉著潤滑劑,順著緊窒的收縮把一根手指慢慢的探入對方體內,仍沒能有效地減緩對方的痛苦。

疼痛和快感交雜的難受讓安塞爾無力地喘息,艾德華俯身輕啄對方的額際,試著分散對方的注意。


待安塞爾氣息平穩後,艾德華改用兩指在他體內抽送,把手上的潤滑液塗滿緊窒的甬道。

「啊……嗯──」受不了的弓身呻吟,雙手不由自主地用力,在金髮青年的臂膀上留下幾道紅痕。

「──放輕鬆、一會兒就好了。」任憑對方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跡,艾德華不斷輕聲安撫低語。


看著身下人忍耐著,揪心的難過與罪惡不斷堆積在胸口,掙扎了半晌、索性──抽出手指退出了對方的身體。

握住褐髮青年雙腿間的脆弱,有力的五指緩緩按揉搓摩。


挺立的前端緩緩滲出愛液,隨著金髮青年的套弄而發出淫靡的聲音,爆炸般的快感在體內竄流。

一會兒、小腹一陣微顫抽搐,熱液沾上了金髮青年的手。

 

短暫地,房內僅剩下彼此沉沉地喘息聲。

從對方方才的適性判斷,艾德華認為這次到此為止就好。

眼見艾德華似乎有收手的打算,安塞爾勾起嘴角,故作輕鬆地玩笑著:「哈啊....你該不會、不行了.......吧?」大力喘息起伏的胸膛,還滲著細細的汗。


「....你受不了吧,不急於現在...」

「....對我來說、“夥伴”......就是──彼此真心地把對方當成自己的一部分。」用力過度的雙手勉強撐起身子,跨至艾德華身上。「真誠相待、患難與共、不離不棄...一同歡樂傷悲。」頭倚上對方的肩頭,柔軟的白金色髮絲佛過自己的臉頰。

「安塞爾......」隱隱約約查覺到對方行動的用意。

安塞爾輕吸口氣,顫巍巍地將身子往下沉。

「如果你不能快樂的話──........嗚……!」逐漸沒入體內的脹實感卻讓自己沒辦法好好完成一句話。

艾德華喘息著扶穩安塞爾的腰,對方窄小的內壁收縮推擠著自己的昂揚,想排除深入體內的異物,卻反倒變成欲拒還迎的回應。

配合地按揉著安塞爾僵硬的後頸,順著脊椎滑到尾椎。並沒有急躁的侵占,只是停留在安塞爾體內,等待他的疼痛慢慢消退,汗水滑落背脊。

麻癢的按摩慢慢舒緩了被貫穿的窒悶感,安塞爾咬緊的雙唇中逐漸哼出情慾的低吟,僵硬的身子也緩緩輕搖擺動。

艾德華淡笑著輕聲嘆息,疼惜地、堅定地訴說著自己的告白。

「你這笨蛋、那已經不叫“夥伴”了。」

而最甜的話語最終都隱沒在契合的雙唇間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────

 

「奇怪、艾德今天看起來特別開心呢~明明安塞爾請假不在的說~?」嬌小的銀髮少女歪著頭望著對桌的隊友,不僅手中閒不下來地轉動著筆,也不斷找話題騷擾週遭的女隊員。儘管沒什麼人要理她。

倒是協助團長準備早會的二隊長貝德維爾抬眼看了一下,簡單回應了希卡的疑問。

「大概是昨天吃太多甜點了吧。」
「欸──芙萊蕾雅~妳今天也好可愛啊~讓我抱一──」顯然提問者被更具吸引力的人分散了心神。


「....妳要是再讓我看到妳騷擾團員,我就馬上把妳丟出去。
還有、好好聽別人說話。」

 

 


今天的矢車菊騎士團,
依舊以相當熱鬧的氛圍迎向嶄新的一天。

創作者介紹

調色盤

紅/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