★描寫艾德華因外交工作關係,被迫與安塞爾分隔兩地的故事。

被趴嫩說艾德簡直新世紀好男人XD"

不過其實我在這篇,
著重於描寫兩人內心的弱點與為了彼此著想的愛。

我一直覺得,在感情世界裡,最可愛也最難懂的就是『以各自認為好的方式,付出各自的愛』吧。

【自創日常,艾安】

 

 

「欸?又要外派?」睜大的雙眸盯著在廚房收拾的戀人,手中的茶杯就這樣懸在半空中,語氣與表情混雜著詫異、驚愕與不滿。

畢竟好不容易,自己這邊的巡迴演出告一段落,本想著可以好好跟忙碌的戀人相處上一段時間,

或許兩人出遊旅行、或許一起找朋友敘舊、或許什麼都不做就這樣賴在家等對方回家。

原本、一切都在他完美的計畫中。

卻突然有了劇烈的變卦。

這讓安塞爾很難接受。


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是外交部指派。」


但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是,

對方把這件事情輕描淡寫地提起,又毫不考慮他的心情的模樣。


「.................去哪?」


潺潺的流水聲好似想沖淡兩人間凝結的低迷。

艾德華沒停下清理碗盤的動作,金色髮絲低垂著,眼前的水漩渦不斷旋轉進深淵,彷彿也可以將人吸進無盡的黑洞,一會兒、平靜地回答道。「七天後出發,地點在亞洲、日本,時間約半年。」語畢,後方便傳來清脆的金屬碰撞與長椅拖動的聲響。

 

 

慍怒的腳步逐漸遠去。


儘管是預料中的狀況,艾德華仍憂愁地長嘆口氣。


將擦乾的碗盤擺上架,一會兒,才隨著安塞爾氣惱的痕跡走進臥房。

 

 

 

「安塞爾......」

漆黑的房間僅有月光從窗外來訪,光粒子肆無忌憚地灑在蜷縮於床那抹顯得有些寂寞的背影上。

 

凝望著這般景象,艾德華只覺得胸口一陣緊縮。

靜靜地走向雙人床邊,背對著安塞爾坐在床緣。

 

他可以體會安塞爾的心情,

過去、艾德華藉由忙碌的工作暫時忘卻內心的寂寞、藉由堆積的行程緩慢填補心底的空洞。

或許、也因為這樣,他遺忘了自己身旁那怕寂寞的戀人沒辦法做到。

 

安塞爾總是利用各種機會、各種理由,創造並把握兩人相聚的時光───用這樣的方式排解孤獨的心情。

 

「...對不起...」金髮男子低沉的話語劃破靜默的空氣。


「我不是...不是故意忽略你的心情,只是、若不冷靜地說出來......我怕自己.............也沒辦法接受...你不在我身邊。」

 

平日流利的口條應對與高超的談判技術能力,每每在這種時候,總無用武之地。

像個初學言語的孩子一樣,小心翼翼地用字,竭盡所能地傳遞心中的情感。


「如果、我的話讓你感到受傷,我跟你道歉...」
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 


真是狡猾───安塞爾忿忿不平地想著。

 


其實、他理解艾德華冷靜的偽裝下的掙扎與脆弱,

也許他人無法從艾德華的表情與行為看出,不過他能懂。

因為他總是看著他───觀察他、親近他、戲弄他,

無論是艾德華怎樣的面貌他都深深地記在腦海,也了解代表的意義。

 


看似堅強的人,其實也只是用一道道難以突破的城牆守住最不堪一擊的弱點。

 


於是、

你以為他很勇敢。

 


但是、現在這個堅強的人將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現於你的眼前。

代表著對你無條件的信任、愛與需要被理解、被安慰的渴望。

 


當知道這些後,

就沒辦法繼續生他的氣、沒辦法繼續鬧彆扭、沒辦法發洩自己內心的不滿。

 

所以、安塞爾覺得這樣的艾德華很狡猾。

 

他想要憤怒地大吼、任性地發脾氣;又想要安慰身旁像小狗一樣乞求憐愛的戀人。


兩種強烈的情緒不斷地拉扯。


最後、他什麼都不再想了。

 

 


「艾德華,抱我。」


「!......」有些詫異,但還是依言照做。側躺而下,從對方身後環抱。棕色的髮飄著淡淡的肥皂香,是一直都令艾德華眷戀的味道。


「別誤會啊、我還沒有原諒你。我除了氣你外,更氣你那他媽的外交部。」


「..........」


「不過、與其用所剩不多的時間來生氣,倒不如邊生氣邊相處。」

 

這就是安塞爾彆扭的溫柔。

 

也是艾德華最愛的優點之一。

 

「日本......上次去巡迴的時候,吃了味道很淡的麵......不過那裡的料理好像還挺多元的。」

「嗯、資料上也是這樣說。」

「反正、餓不死人吧。外交大使不都可以帶廚師去當地照顧用餐?如果不習慣就這樣辦吧。欸?還有時差問題......」

「..........如果那些都不要的話,是不是就可以一直待在你身邊...」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
剎那的靜默,卻像已度過一刻鐘。


「..........想勒死誰啊?抱太緊了啦。」小聲地抗議著對方愈束愈緊的手臂。

「.....抱歉....」立馬收回手。

「我只說你抱太緊,又沒叫你不要抱。笨蛋。」安塞爾順勢轉過身,對上艾德華那蒙上陰鬱的翡翠色雙眸。

然後、前者覆上雙唇,蜻蜓點水般親啄上對方的唇瓣,接著、將舌更深入地探入,貪婪地索求更多。

直到缺氧,喘著大氣,才依依不捨地分開。隔著衣物,感覺到彼此高漲的體溫。

 

 


最後未說出口的千言萬語,都化作赤裸的行動,深深刻印在彼此身上。

 

 

 

──────

 

 

 

清晨的陽光闖入臥房,驅除昨夜的陰霾。儘管外頭風光明媚、陽光普照,肌肉陣陣痠痛的安塞爾仍不想這麼早跟舒服的床鋪分別。


「艾德那傢伙..........昨天也太失控了吧.......」


不過仔細想想,自己也半斤八兩,完全沒有埋怨的立足點。

 


「早安、醒了嗎?」就在安塞爾整個人縮進被窩裡,氣餒地想著昨夜的事情時,艾德華已手端茶杯回到房間。「這幾天───有想去哪嗎?」望著床上的"一團",輕笑問道。


「?」聞言,從被中露出半張臉,疑惑之情表露無遺。

 

 

 


「我請假了。這一週都能陪你。」金色髮絲被陽光照得發亮,但仍難掩蓋過臉上燦爛的笑容。

 

 

 


安塞爾登時覺得,陣陣發疼的痠痛不過是無傷大雅的小事一件。

創作者介紹

調色盤

紅/R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